老婆被我的朋友们在酒桌上干了

由于原来的纺织厂破产,我和老婆秋月?#23478;?#36215;失业了。我老婆秋月今年36岁,身高164,体重108斤,皮肤很白,是个美妇的样子。她姑娘的时候是个美人坯子,大?#27431;?#32455;厂的美女太多的缘故,我没有费力就把她收为跨下。
  
  
  为了生活,我?#22270;?#20010;朋友决定到山里开个铁矿。大家组织一个临时的公司,我是经理,老李是业务工程师,今年48岁,瘦高的子182、老李的儿?#26377;?#26446;今年20岁,做财务管理、大王今年32岁,178的健壮的身材,做人事管理、小王今年28岁,是大李的弟弟,做司机和杂务工作。我和大家酒桌上发誓,有福同享、有难同担。为公司能在一年中取得成绩,并?#32423;?#22312;一年期间不得嫖女人和赌博。
  
  
  为了节省开支,我们租用了一个独立小院子并由我老婆秋月给大家做饭和洗衣服。老婆秋月是个贤妻良?#31119;?#24456;快就把小院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把大家的衣服收拾的也很好,大家吃饭的时候常夸我老婆秋月。
  
  老李常说“弟妹啊,你要是我的老婆秋月多好啊”
  
  
  小李也说“阿姨真好,比我妈强多了”,
  
  大王说“嫂?#24433;。?#20320;的人跟你做饭一样,好香啊”,
  
  
  小王说“嫂子象个明星,要是拍电影都没有问题”。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一天晚上,我忽然起了性,把老婆秋月好好操了一次,霹雳啪啪操的老婆秋月时候、肉体接触声音、啊-啊-老婆秋?#20081;?#33633;的呻吟声音在安静的小院里回响不停,我相信他们都会听见的,但我顾不上那么多,发泄几天来的欲望。后来,我偷偷?#32431;?#38498;里那几个人在我们的屋檐下正在偷听呢?还不断地打着手枪。
  
  我对老婆秋月说“他们不容易啊,要是一年下来他们的憋坏了”。
  
  
  老婆秋月手摸着我的几吧说“?#24378;?#19981;是嘛,多可怜啊,你又不叫他们嫖女人,又不许赌博,谁能和你比啊,守着老婆秋月想操就操,想玩就玩啊”。
  
  
  
  我嘿嘿二声说“如果你可怜他们,就给他们解决解决啊”。
  
  
  老婆秋月用力攥我的几吧说“讨厌呀,亏你说的出来”。
  
  
  说着我的大几吧又硬了,把老婆秋月的双腿分开,大几吧猛的插入老婆秋月的逼,啪啪的又操起来,一边操一边说?#21543;?#27604;,你就是给我们哥几个服务的,明天就叫你给他们给他们服务”。老婆秋月大概被说的兴奋起来,“啊—啊—亲老公啊—好硬啊—好舒服---我想—我想你们一起操我—啊—操死我了---”。
  
  
  
  我估计他们大概今天晚上被我老婆秋月的淫叫的是睡不塌实了。
  
  
  
  第二天晚饭,大家一起喝酒,除了我和老婆秋月外,他们和平时不太一样,都不爱说话了。只是他们的眼神不断地在我老婆秋月性感的屁股上晃悠。
  
  
  老婆秋?#20081;?#30475;今天的气氛不太对劲,就拿起酒杯对大家说“来,嫂子敬各位几杯吧”。
  还别说,几杯下肚后,他们话就蜜了。
  “那我想亲嫂子一下,可?#26376;稹薄?br>  
  老李摸着我老婆的屁股说“看—看-弟妹的屁股多好啊,又圆又结实啊”。
  
  大王说:嫂子酒量不错了,没有想到啊,来嫂子,干一杯!
  
  
  小王舌头发硬说“啊-啊-嫂子你—你真的很漂亮啊,我都眼直—直了”。
  
  
  
  老婆秋月手指小王的头说“哎呀,嫂子都半老徐娘了,还用漂?#20102;?#21834;,?#21462;薄?#32769;婆秋月开?#23478;?#39640;了,和他们一杯一杯?#21462;?br>  
  
  我也喝美了,搂着老婆的腰说“来,老婆和他们喝,一醉?#21483;藎?#26469;哥几个看我老婆怎么样,能不能和你喝啊。
  
  
  老李嘿嘿坏笑了?#24178;?#35828;道“弟妹啊,老哥要是有你这样的女人,死了都值了,昨天夜里我们可惨了,你们夫妻爽了吧,我们---嘿嘿”。
  老婆秋月有的时候被夸的都不好意思了,但她的表情还是很风骚的说着“去你们的,吃着喝着,嘴还不闲着,讨厌啊”。
  
  
  老婆秋月把?#25104;?#21040;老李的面前发贱地说:大哥呀,你怎么-怎—这样说嘛,人家弟妹是女人啊,大哥你是不是想女人了,要是想?#33151;?#20320;们经理给你找个嘛,嘻嘻—”。
  
  我拍着老婆秋月的屁股说“废话!我他妈的上那里给你哥找女人,这孤山野岭的,就你他妈的一个女人,还不给大哥再喝一杯”。
  
  
  大王这时过来,手搂着我老婆的腰说“来嫂子,?#21462;?#21917;个—喝个交杯酒”。
  
  
  我在小王射入我老婆逼后,我把硬的再不能强硬的几吧终于插入被四个男人玩完后的我老婆骚比里“老婆,舒服吗”?“恩,舒服,老公啊,我还要嘛,舒服我快死了啊”“你真是个大骚比啊,五个男人都满足不了你吗”?我咣咣地把老婆操了二百多回合,我老婆的阴道已经红肿起来了,但她还是舒服地呻吟着。
  老婆秋月身体紧帖着大王的身体和他喝交杯酒。
  
  
  小王拿酒杯对我说“经理,我们是不是哥们”。
  
  
  
  
  
  
  我说“亲吧,那怕什么啊,亲—”
  
  
  我说“我说费几吧话,是老铁”。
  小王把我老婆?#20599;?#25602;在怀里,嘴对嘴亲起来,我老婆大概被酒精刺激的兴奋起来,居然身体发软地靠在小王的怀里,把舌头伸进小王嘴里,做起真人秀来。
  
  
  大家?#30333;牛?#22909;!好啊!
  
  
  小李忽然跑出去了,我对老李说,看—看-去,你儿—子怎么了。
  
  
  
  老李回来对我耳跟说“他打手枪呢,他没有玩过女人啊,受不了了,嘿嘿”。
  
  
  
  
  
  大家顿时酒醒一半了,谁都不说话了。
  
  
  我对老婆说“秋月把衣服脱掉,让他们?#32431;礎薄?br>  
  
  老婆喝的都站不住了,嘴里说“我不—能脱啊,我是你老婆—脱了---他---他们就该操我了,我明白—没有?#21462;?#21917;-多嘛”。她嘴说不脱,但实际上手已经把上衣扣揭开了。
  
  
  这时大家又开始装喝多了表?#21046;?#26469;。
  
  
  
  
  大王用手摸着我老婆的胸部说“我说嘛,嫂子的大奶子就是好”。
  
  小王一边亲我老婆一边说“嫂子,我都硬了,我想---想—操你”。
  
  
  
  老婆秋月发骚地说“哎呀,你们男人都是色鬼嘛,我这半老徐娘了你们还?#24178;?#21602;?来—来啊,小李摸摸阿姨的屁股啊,你老爸都摸到前面了啊————啊啊-”。
  
  
  我看到我老婆在他们中间扭捏着身体,四双男人的手在她的身手胡乱的摸、抠、扒着,很快我老婆就被扒的光溜溜的,雪白的肉体在我们面前晃悠着。
  
  老婆秋月被他们迎面按在酒桌上。我大声说“叫小李先干她,小李?#22993;?#26377;操过女人呢”
  
  两王分别抱住我老婆的大腿向两边拽开,老婆的小穴顿时展现在大家的面?#21834;?#32769;李对小李说“儿子,上啊,对准这个骚比插进出啊,快点,老爸快受不了了”。小李挺着硬棒帮的几吧胡乱的杵着我老婆的阴部,我扶助小李的几吧对准老婆的阴户说“这里是,来插进去吧,叫阿姨给你开开雹吧”。
  
  
  
  小李终于把几吧插入我老婆的骚逼里了,老婆啊的一声就扭动起来,可是小李没有插几下就射了出来。
  
  
  这是老李把小李立即拽到旁边,把他的老?#25925;?#32451;地迅速地插入我老婆的肉穴里,并猛烈抽动起来,“啊,好爽啊,老子很久没有玩过女人啊,我操—我操---真他妈爽死了---骚?#21462;?#25105;操死你”。
  
  
  
  老婆秋月的表现就象一个婊子似的“啊—诶?#20581;?#22920;?#20581;?#25805;的好爽----大哥—亲哥---老公---我—啊---使劲啊—来—操我---操我---舒服啊-----啊---噢—噢—噢—恩呀---”。
  
  
  我看到老李的几吧在我老婆的逼进进出出地,而且把他儿?#30001;?#22312;里面的精液都给带出来,他的?#30333;?#19981;断地接触我老婆的阴户上,啪-啪的声音很刺激。二王不?#27927;?#30528;老李“大哥你快点吧,我们还想操嫂子呢,快啊,?#32423;?#30334;多下了,快操”。
  
  
  老李在大战我老婆三百回合后,终于把子弹射向我老婆的阴道里。
  
  
  大王挺着有又大又粗的肉棒,对我老婆说“嫂子我来了”。扑哧一声大几吧全部插入我老婆的肉穴,由于老婆的的骚比里精液已经很多了,所以大王很爽地抽插着,咕唧咕唧地,老婆秋?#20081;?#32463;进入性亢阶段,疯狂地呻吟着“啊—啊–啊大几吧好大—好粗—好爽啊---哥啊—你真会操----我啊---舒服啊----爽死---我了-----我?#19981;?--大几吧--;来吧----操死----老公啊—你真好----操---操---快点啊---快点—啊—我痒痒----啊----噢—噢----恩----啊---射了啊—射了—别—我还要—我还要---啊–啊”。
  
  
  大王的几吧刚刚离开我老婆的逼门,小王的又黑又长的阳具立即占有了我老婆的逼里“嫂子,接?#23567;保?#25105;老婆啊的大叫一声说道“妈呀,顶死我了,啊—啊—我受不了----求求你们了—放我吧---啊---啊---哎哟妈呀---操死我了”。小王说道?#21543;?#27604;,叫你骚,我就?#19981;?#25805;你着骚?#21462;?#25105;操—我干死你—叫你尝尝我的大几吧的味道吧”小王疯狂地抽动大几吧,他黑色的几吧被精液已经泡白了,小王把我老婆操的都呻吟不出来了,她只有哼哼的呻吟了,她的身体在小王的抽动下不断地颤动着,雪白的肉体就象放在桌子上的一堆白肉不停地蠕动着。任凭大家的享受着自己肉体。
  
  
  
  
  两个小时的五比一大战后,我老婆雪白的肉体已经?#34987;?#22312;酒桌上,我看到除了小李外,其他男人已经坐在地上?#25351;?#20307;力了,而小李又开?#32423;?#25105;老婆发起攻击了。
  我啪的一声把酒摔在酒桌上,酒劲大发的说“大家有福同想,我把老婆贡献给大家,今天大家玩个?#32431;?#21543;!。
  
  
  等我一觉醒后,发现我老婆正爬在酒桌呢?雪白的屁股高?#20262;牛?#20182;们围在我老婆的身边,从后面轮流干?#25293;亍?br>  
  
  天啊,我老婆受的了吗?后来我老婆说他们干了她一夜。